今晚的月色真美

飘忽欲仙

写不好字只能瞎玩

反尴尬机造福人类

悖悖论:

我从柏拉图的洞穴走出来

外面还在下雨

于是我又回去了

梦境狂欢游行 嗑药听

夏天的夜晚

想在侨中高二宿舍楼的大阳台,披着擦头发的浴巾,盘着腿坐,聊一整个晚上的天,看着一食的消毒灯变成工作灯

想在琼中操场的草地,一圈圈的慢慢绕,看云很快的飘,把上个学期的槽给吐个遍,窜出一只粘人的猫,撸它

想在晚上九点半的时候出门,穿着拖鞋,先是大台北的金桔柠檬,然后是府中的粉汤,还剩一小半的时候狂加辣椒,撑着肚子晃回家

想在宇宙中眺望整个宇宙

存在即合理

只有四面墙四张床的宿舍,宛如四人间棺材套房,能让每一个细节都这么不人性化,我服。

豁耳朵爱德华

大懒虫爱德华

小怂包爱德华

大概有那么一点负吧

什么奇奇怪怪的梦呢?好像也说不太清楚啊。
和一个lo娘一起上了一部电梯呢,小lo娘看起来好像很害怕的样子啊,为什么这么紧张呢?我又不是个坏人,只是怀里抱着一只有着两条死鱼的鱼缸,明明化着大浓妆的还一脸恐惧的你更是让我稍稍不适应啊!突然,电梯自己上升,明明谁都没有按楼层啊!!!两个人好像都感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急忙伸出手一通乱按楼层,我的脑袋里好像有个声音在说不能停在?楼,一定要在那之前出去,但是到底是几楼啊?再次奇怪的是,明知道如果停在?楼出去一定会发生超级可怕的事,但是内心却没有真的感觉到那么害怕。电梯停在了2楼,还好门打开以后只是一个普通的商场楼层,lo娘更加恐惧地看了我一眼就急忙走了。可...

1 / 2

© 长在西瓜霜上的蘑菇 | Powered by LOFTER